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航海时代4加强版1-11
航海时代4加强版1-11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航海时代4加强版


字数:60766
排版:scofield1031
txt包:(60.63kb)(60.63kb)
下载次数:145






(1)

澳门。

和明朝的众多古老都市相较,澳门可算年幼之极。可开埠未久,就已经一派繁华,尤以嫖赌闻名。烟花柳巷,流莺花雀,青楼红院鳞次栉比,淫语荡笑从不停歇。

在密布于澳门的大小青楼之中,有一间缚香楼,规模不大,位置却极佳,正朝向舟船穿梭的海港码头。里面的姑娘皆来自南洋,个个姿色撩人自不待说,而这缚香楼更有一个特殊的妙处,就是绳索镣铐乃至皮鞭刑具一应俱全,嫖客尽可将那些漂亮姑娘绳捆索绑,肆意凌辱。有如此刺激的玩意,喜好新鲜的纨绔公子自然趋之若骛,而那些在海上一闷数月,阳欲无处发泄的水手,也纷纷到此一游,享受一回恶霸的快感。自从开张以来,缚香楼日日客如潮涌,门槛都被踏得锃亮。
夜色渐深,正是缚香楼生意兴隆的黄金时段。一个身穿锦袍的公子哥手里摇着折扇从楼里跨出来,笑容满面地和进进出出的嫖客游人打着招呼。「王公子又来捧场啊,往里请,哈哈!」「李员外,嫣红在楼上可等您很久了,还不赶快?」周围的人们也纷纷作揖答话,「林公子,生意兴隆啊!」那公子哥拱手笑道:「都靠大家给我林森面子,招呼不周,还请多包涵。请请请!」

码头边正对着缚香楼的泊位上,停着一条大型多桅帆船。那帆船从头至尾都用彩灯和锦缎装饰,主桅杆上一面锦旗「缚香舫」迎风飘摆。船舱里走出一个身穿粉色长裙的妙龄少女来,长发披肩,姿容可人,眼角略微有些青瘀。她手扶栏杆,痴痴地盯着林森,满脸陶醉之色。

她正是川岛樱子。自从在杭州陷害李华梅的阴谋失败,她就成为明朝的囚犯,被判发配海南,充为军妓。她被押着穿州过府,一路南下,沿途游街示众,遭百姓唾骂。一路州郡更不会放过这个既可享受日本美女,又可标榜爱国惩倭的机会,樱子已经不知被抬上多少府衙,被大大小小的明朝官员淫辱了多少次。

刚入广东不久,川岛樱子便已经被蹂躏得不成人形。押解她的衙役见她已奄奄一息,再撑不到海南,便将她抛在荒山僻壤,自回杭州交令说她已被凌辱至死。还好林森及时找到了她,不然,樱子纵使没有饿死病死,也被野兽吃掉了。
川岛樱子被送上缚香舫的时候,已经是遍体鳞伤,性感部位更被折磨得惨不忍睹。不过,林森身为以捆绑虐待而驰名的缚香楼主人,医治此类伤情自然极有造诣,在他的调养下,短短三个月,樱子的皮肉伤便已大致痊愈,重现东洋之花的美貌。

林森没有把恢复过来的樱子送去接客,却留在彩船上施以调教。樱子遭受奸淫无数,成熟肉体早已极度敏感,怎能禁得起缚香楼主人的独门调教秘术。再加上她对救命恩人林森毫无抗拒之心,他施以的凌虐淫刑,对她而言都如同爱抚亲热一般。又只三个月,林森便彻底将这名噪一时的东洋之花,变成了他专属的性奴。现在,就连被林森剥光了捆绑暴虐,都能让樱子体会到暖洋洋的幸福而乐在其中。

离缚香舫不远处,泊着一条中国中型帆船。那帆船的甲板上空无一人,货舱都以油布覆盖,遮得密不透风。樱子无意间转头一瞥,眼光飘过帆船的船尾,顿时心头剧震:帆船的船尾挂着一个白灯笼,灯笼中间贴着一小块狗皮膏药,那正是来岛家的隐秘标记!

樱子眼瞅着那熟悉又陌生的旗号,心乱如麻。她在甲板上来回走了十几趟,见林森陪着客人进了缚香楼,终于一咬樱唇,返回舱中。片刻之后她再次出现,却已经换过一套不起眼的丫鬟装束。樱子溜下缚香舫,直奔来岛家的帆船。在确定无人注意后,樱子跨跳板登上帆船,下到船舱中。

「什么人!」黑暗中闪出两条黑影,拦住了樱子的去路,背后也跳出两条大汉,把她的退路堵死了。樱子不慌不忙,冷冷道:「我!不认识吗?」

黑暗中那人一呆,提过个灯笼凑近来,照亮了川岛樱子的寒霜似的俏脸。「啊,是川岛大人!」那人不由自主地鞠了个躬。樱子也认出了对方的声音,冷笑道:「原来是卡莫路大人。您身为来岛家第二舰队提督,亲自现身澳门,必有要事吧!」

卡莫路沉默不答,目光在阴暗中闪烁。樱子也没有追问下去,接着道:「请你转告来岛大人,中国国力强盛,文武能人不可胜数,实在不能与之相抗,请来岛大人罢手,不要再白白牺牲同胞性命。」她顿一顿,又道:「还有,樱子已找到自己的命运,不能再追随来岛家,多谢他从前的关照,请他保重。」言毕,她转身就要离开。

堵住舱室出口的两个日本武士却纹丝不动,没有让出路来。「让开!」川岛樱子嫩脸罩霜。

「哼!」卡莫路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展开在樱子的面前,阴笑道:「川岛大人,您可就是我们的目标啊!」

「什么!」樱子在灯笼的照耀下看得清楚,脸色顿时煞白。那是来岛亲笔写下的命令,要卡莫路找到被俘的樱子,然后就地处决!

以日本武士的风俗,被俘是极大的耻辱,更何况遭敌人凌辱奸淫。非但如此,川岛樱子身为来岛的心腹,对来岛家可谓了如指掌,万一将机密情报泄给明朝官府,对来岛家乃至日本都是极大打击。因此来岛才命卡莫路冒险潜至中国,将她除掉。卡莫路探知她被押往海南,便到澳门来打听消息,打算在官差押她渡海时发动攻击,却不料樱子竟自己撞上了刀口。

卡莫路脸一沉,低声喝道:「绑起来!」「你们敢!」樱子惊得娇躯一震,双臂却已经落入背后两个日本武士的手里,被迅速反扭捆绑在一起,紧接着后脑剧痛,长发也被揪住。她不由得头向后仰去,张嘴正欲尖叫呼喊,两股麻绳立刻勒进她的嘴里,夹在她的香舌上下,硬生生将她的呼救声卡了回去。

樱子再也出声不得,口舌和臂膀传来的骤然剧痛让她不禁珠泪满眶,她拼命扭动着身体,却丝毫逃脱不了,双腿反而也被另两人擒住了。武士们将身材纤弱的樱子凌空拽起,八只大手都故意扣在了在她柔软娇躯上的敏感部位,双乳,圆臀,大腿内侧乃至下体的整个裆部,都落入了武士们的掌握中。

川岛樱子贵为来岛的心腹爱将,对手下历来呼喝训斥,从未有过好脸色,这些武士早已在背后咬牙痛恨,如今她地位不再,又落入了他们手里,自然要趁机轻薄,回报一下了。

「不要!……不……唔唔……啊!」失去了自由的樱子在羞耻痛苦的呻吟中遭受粗鲁的侵犯,在无力的挣扎中被抬进了船长室。武士们强压她屈膝跪倒,又拽紧她的长发,逼着她抬起上身,直挺挺地跪在地上。

呲啦一声,樱子的上身衣衫被卡莫路猛然撕开,露出了被酥胸撑得圆鼓鼓的丝质红肚兜。那肚兜红得鲜艳夺目,映得她的圆润香肩和细嫩的脖颈肌肤愈发晶莹雪白。

樱子悲鸣一声,自知大限已到。日本武士处决囚犯,必先使囚犯反绑跪直,然后剥去外衣,接着一刀由肩斜下直劈到腰,将人斩成两截。她泪如泉涌,闭目待死,却止不住急促的喘息,将肚兜裹着的两颗酥胸肉弹抖得波浪翻滚。

卡莫路站在樱子身前,高举武士长刀正待要劈,却被眼前的性感美景迷住了:就在他的鼻子底下,美艳的东洋之花上体半裸,反扭的双臂和竖直的上身将饱满的酥胸高高挺起,起伏振荡中几乎要绷裂那单薄的丝肚兜。

川岛樱子细眉明眸,粉脸红唇,生得十分甜美。可如今珠泪满面,绑绳勒口,神情悲伤绝望又带着十二分不甘,容貌动人之极。再加上撕破了的衣衫和被迫耸挺的胸脯,竟是凄美异常,再不复以往的骄横模样。卡莫路心神剧荡,寒光一闪便手起刀落。

「呲」一声轻响,樱子没有任何痛觉,却只感到胸口冰凉,大腿也同时一冷。原来卡莫路这一刀并没有砍上她的身体,锋利的刀锋却从上至下将红肚兜裁成了两半,耷拉在胸脯的两侧,再也包不住那对不算巨大,却弹挺趁手的隆圆雪乳,粉色的乳尖在突如其来的自由中震颤不已。纤腰柔软,腹部平滑,只是以前被蹂躏留下的捏掐抓挠的伤痕还未完全消失;而她的裤带,也被卡莫路的刀锋同时割断,外裤顺着圆润细致的大腿滑落,露出了窄小单薄的内裤来。

「唔唔!」樱子在惊愕和羞耻中闷叫,声音却被周围武士们的兴奋赞叹声淹没了。卡莫路蹲下来,仔细地欣赏着她毫无遮掩的上身,又用冰冷的刀背抚弄着她的乳房,笑道:「反正你也要死,就最后贡献你的身体,让我们过下瘾好了!」言毕刀锋朝下一划,樱子的内裤应锋而裂。

武士们又一阵骚动,原来樱子那裸露出来的下体与众不同,耻毛已经被刮得干干净净,秘处外沿还残留着红肿,而阴阜的雪白肌肤上竟然触目惊心地烙了四个暗红色的小字:大明官妓!

「八嘎!」卡莫路怒气勃发,眼前这个梨花带雨犹作羞耻状的日本美女,来岛家的东洋之花,已不知道被多少中国官卒奸淫,在多少明朝男子的胯下扭曲裸体!卡莫路一众人还当拾到了宝,却不知她只是一个曾被肆意凌辱,抛弃荒野的烂鞋!

「你这个贱货,就知道伺候中国人,看我们不操你到死!」卡莫路怒吼着,拦腰将樱子猛然横抱起来,狠狠扔上一边的方桌。樱子被摔得痛呼出声,却完全无法挣扎起身,原来四个武士也都围了过来,一个人按住她的双肩,一个人揪紧她的长发,另两个人则一人掐住她的一条腿朝两边掰开,将东洋之花那早已经饱受摧残的柔嫩蜜穴,再一次残酷地暴露出来。

「唔……不要……不要……唔……」川岛樱子在男人们的掌握中扭动悲鸣,武士们眼中的欲火却越烧越旺。这可是川岛樱子啊,日本第一的间谍之花,连来岛都敬她三分,现在竟给扒光了随便他们这些下级武士玩弄!

卡莫路伸手解开自己的裤带,掏出肉棒来,在樱子的蜜穴缝口蹭了几下,激得她的裸体一阵惊慌地颤抖,那还没有完全坚挺的阳物,却没能插得进去。「八嘎!」卡莫路用怒骂来掩盖他身体的不力,躲开周围有些怀疑和嘲讽的目光,忽然有了主意。他转到樱子的头前,双手抓着她的嫩乳,一边恶狠狠道:「先玩上面,再玩下面!」

说着,他的双手捏着樱子的双乳,朝自己慢慢拉扯过来。樱子被拉扯得酥胸剧痛,身体被迫随他的双手挪动,后脑靠不到桌面,荡空着朝下仰,凌乱的长发也飘散开来。卡莫路伸手掐住她的两颊,樱子那本已经勒入了绑绳而无法闭合的小嘴,顿时被掐开了。

卡莫路腰身前挺,将肉棒径直塞了进去,慢慢抽插起来,淫笑着道:「嗯,这个小洞也很迷人嘛!」

「唔……唔唔……唔唔!」樱子的嘴被那温热腥臭的肉棒搅得痛苦呻吟,她想用牙齿咬,却被深深勒到嘴角的麻绳阻挡,她想用舌头顶,却只能象按摩一样刺激那根越来越粗,越来越烫的淫亵男具。

卡莫路却越来越兴奋。他用双手从两边扣紧樱子的头,往自己的下体前后猛烈摇动,樱子被晃得头晕目眩,卡莫路却在强暴她的小嘴中爽得忘乎所以。他拼命加快挺送的速度,将樱子呛得脸色通红,突然她惊恐地悲鸣一声,舌尖开始尝到了一股异样的腥味!以往被奸淫的经验告诉她,这是男子的精液!

果然,卡莫路把肉棒从她嘴里拔出来,两步转到她的胯间,握起那已胀得血管毕现的肉棍,向她的已经洞开的蜜穴猛扎进去。

川岛樱子突然发疯似地剧烈挣扎起来,腰胯也拼命扭摆,右腿竟还挣脱了抓握,狠狠踢在猝不及防的武士的肚子上。「不要……不要……!」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含混地尖叫着。

「抓紧她!」卡莫路大怒,狠狠抽了樱子一个耳光。「都不知给多少人奸过了,还装什么贞洁!」武士们也七手八脚,重新将她按牢。在五个男人的钳制下,这可怜的东洋之花再也动弹不得,鲜红娇嫩的秘穴花瓣无助地颤抖着。

樱子依然在悲吟哭叫中努力挣扎。无数次被强暴的痛苦,曾使她对肉棒万分恐惧,而林森的调教,才又给她带回了快感的滋味。自从被林森收服,她便满怀感激地立誓,从此身体只属于林森一人。

可现在,一切又将归于黑暗。卡莫路的坚硬肉棒已经在她的秘穴洞口示威似的上下磨蹭,樱子在绝望中流泪满面,痛苦地后悔自己的决定,怎么会着魔似的偷偷跑来,却不先禀明主人林森!

突然,樱子的身体象抽筋一样猛抖了一下,卡莫路的肉棒顶端开始挤入了她的蜜穴窄缝。樱子拼力紧缩下体的肌肉,想把它堵在洞外,可那钢条一样的肉棒,却如同铁甲船般却势不可挡。卡莫路得意地淫笑着,故意缓缓插入,以彻底羞辱和粉碎樱子的抵抗。

川岛樱子的赤裸身体在剧烈颤抖,她的气力却在绝望中慢慢耗尽。肉棒渐渐入体,她眼前一片黑暗,用尽最后的力气悲呼道:「主人救我,主人救我!」
话音未落,黑暗角落里一声冷冰冰的低语:「哼!现在才想起我来了?」
「什么人?谁?谁在那里!」卡莫路等人惊愕中朝语声传来处望去。

「哼!我的性奴,也是你们碰得的吗?」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9-17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