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夏之爱](01)作者:努力者
[夏之爱](01)作者:努力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87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欢腾了一整天的太阳终于露出了疲态,淡淡的余温让空气变得温柔了许多, 一丝带着淡淡花香的微风掠过,让这夏天的傍晚变得甚是惬意,安详!喜欢打球 人一定知道,这是我们最喜欢的时间段了!
 
  刚走进公园的篮球场就看到了经常一起打球的那帮老铁了。
 
  「都在啊,今儿来挺早啊!」人太多,我不好一一问候。
 
  「是你来太晚了!」身后一个声音响起,回头一看,余辰!
 
  {余辰——我发小}
 
  「吆喝,我还没看见你!你这也太不地道了,来也不喊一声,偷着来练啊?」 我笑着说道。
 
  「呵呵,谁偷练了,就打你还用偷练?」余辰笑回道。
 
  「那来这也不说一声,你难道不知道我要来?」我继续抱怨着。
 
  「我表妹从外地过来玩儿,吃完饭非要来公园跑步,所以我就早早来了,陪 她跑了会觉得无聊,就开小差打球来的,要不打球怎么会不喊你!」余辰解释道。 
  「我就说么!那你打球,你表妹不会跑丢吧?」我问道。
 
  「不会,二十几岁的人了,你以为小孩儿呀!快快快,到咱们了!」余辰虽 然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盯着球场。
 
  余辰和我打了将近十年的球,场上默契十足,又加了两个经常一起打的哥们 儿,{ 我们一般都是半场4对4的打} 一路打的也是所向披靡,几乎遇不到什么 强劲的对手,正酣畅淋漓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场边站着一位身材极好的美女, 一身的运动装备,手背放在柳腰上喘着粗气,认真的看着我们打球!
 
  这时的余辰正专注的运着球,看见空挡的我,一个漂亮的击地快球送到我的 手里,我没一丝犹豫,干拔跳起,手指手腕一个节奏的把球送出,弧线的尽头恰 是篮筐的正中!球进了,送出漂亮助攻的余辰过来和我击掌。
 
  「传的到位么?」余辰有点小成就感的说。
 
  「相当到位!就没见过传球这么好的后卫。」我夸奖着他。
 
  「现在是早晨吗?」余辰问道。
 
  「下午呀!」我一点都不奇怪他会这样问我。
 
  「太阳是不打西边出来了,谭少爷今天不但没骂人,还有夸奖声!」余辰调 侃着我。
 
  「呵呵,你要是晚上能陪我喝点的话,我以后天天喊你乔丹!怎么样?」我 说道。
 
  「先等等,你今儿不太对!」余辰怀疑的看着我。
 
  「哈哈哈,看你身后那位美女的面子而已!」余辰听我这么一说,转头一看, 接着又把头转了回来冲我说道:「你小子呀!」然后又冲场边喊道:「先去那边 椅子上坐会,哥再打会儿!」
 
  「没关系,你打你的,我就站这儿看会好了!」美女开口了,声音很好听, 干净清脆,语速不快不慢,听着都很舒服。
 
  「好好好!谭歌,接球不接?」余辰冲我喊道。
 
  「接,当然接!」光顾看妞的我,被余辰一喊,还真有点尴尬。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我的鸡血时间了,开始各种耍帅,又是突破,又是远射, 余辰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心思,接连给我送出好传,各路妖孽,个个被我们斩于马 下,每次进球后我都会用余光扫一下场边,看起来她也懂点球,有好看的进球她 也会拍那么几下手掌,当我们五球拿下对抗时,她也会轻启朱唇,嫣然一笑。 
  夏日的傍晚总是走的很快,没太觉得,天空已经被一抹灰色代替,球场上的 人都陆陆续续开始离开,我和余辰也打得累了,走下了球场。
 
  「哥,你们打完了?」那个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
 
  「恩,打完了!记得一会回去可不敢给大姨说我把你丢下一个人打篮球去了 额,她要知道又要收拾我了!」余辰小心的安顿着。
 
  「额,没问题!」她回答的很快,也没犹豫。
 
  「这是我表妹,夏雨。」余辰安顿好了后事才给我介绍道。
 
  「你好,我叫谭歌,谭咏麟的谭,唱歌的歌。」我很有礼貌的伸出手说道。 
  「额,你好,常听我哥说起你,我还以为谭歌是尊称呢!原来你就叫这名啊, 呵呵。」
 
  夏雨说完便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中,相互一握,随即分开。
 
  这时的我才看清了她的样子。身高165左右,身材偏瘦,上半身穿的一件 黑色紧身无袖背心,不大不下的胸,刚好撑在耐克logo的两边,背心的领口 边上露出的一点点乳沟连接着左右,像是一件艺术品,美极了。肩膀很窄,细嫩 的皮肤上放着她垂下的发梢,一张瓜子脸,皮肤白白的,眉毛细细的弯在一双很 清澈的眼睛上面,鼻子很小,但轮廓清晰,像专门刻出来的。嘴不大,嘴唇很薄, 画着淡淡的粉红色。下半身穿的一件蓝色的运动短裤,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腿好长, 大腿和小腿都很细,小腿的跟腱很高,一看就是能跑型得,脚上一双粉红色系带 跑鞋,鞋跟露出了一点点白色的袜边。
 
  「余辰,你可真不仗义!」握完夏雨的手我对余辰抱怨道。
 
  「哥们儿?别乱发情,我妹有男朋友了!」余辰看出了我的心思,随即说道。 
  「哥,别胡说,我什么时候给你说过人家有男朋友啊?」夏雨略带生气的样 子,嘟嘴说道。
 
  我一听,顿时心里就乐了,兄弟,还是你了解我呀,连我想啥都能猜得到, 心里给余老弟点赞四千多次。
 
  「今儿晚上出去玩儿?有时间吗?」我问余辰。
 
  「唉,算了。时间是有,就是小夏刚来,我这出去了不太好。改天吧。」余 辰答道。
 
  「哥,想玩就去嘛,顺便把我带上不就是了,回去大姨问东问西的烦死了。」 
  夏雨稍带乞求的语气说道。
 
  「好吧,别告诉大姨额。」余辰说。
 
  此时的我心里在唱歌:「春天里那个百花香,啷哩个啷哩个啷哩个lang ……」「慢摇吧的卡座里,余辰坐在中间。我们喝着啤酒,随着震耳的音乐,晃 动着自己的身体,夏雨在闪光灯的照射下,又散发出别样的美,虽然她是坐着摇 摆,依然阿娜多姿,胸前的兔子也随着音乐的刺激,不安分的跳动。
 
  我看了眼余辰说道:「兄弟,你不去舞池嗨一会儿?」
 
  余辰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兄弟如衣服啊,哈哈哈。」说罢便起来走向了 舞池。
 
  「谭歌,喝酒。」夏雨把瓶子递到我前面,碰了我的瓶子一下,俏皮的看着 我说道。
 
  「小丫头,你行不行呀,敢和我碰瓶子?喝醉了吧!」我拿起瓶子说道。 
  「我和你碰是碰了,但是我就喝一口,你这瓶必须得干了,因为你盯着人家 看了一晚上了,这瓶酒算作惩罚,我哥刚才在我没好意思说,别以为我没发现!」 夏雨说道。
 
  「啊,哈哈,我有吗?」好歹也是大风大浪过来的,这会还真有点尴尬。 
  「哈哈,脸都红了还不承认!」夏雨幸灾乐祸的说。
 
  「哪有脸红,上头了而已。好了我干了,你随意。」说完一仰脖子,一口气 喝完。
 
  「让你眼睛再不老实,呵呵。」看着我喝完了,小夏笑着说道。
 
  「这能怪我呀,这么个大美女在这儿坐着,不多看看岂不是暴殄天物?」我 说道「你嘴可真甜!」夏雨笑语。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我一本正经的念了这句歌词。
 
  「没有吧!不可能见过!」夏雨眼睛睁得很大,等着我开口「那你怎么知道 我的嘴是甜的?哈哈哈」我笑的嘴都快裂开了。
 
  「你好坏,占我便宜,我回头告诉我哥去,说你不光偷看我,还占我便宜。」 夏雨嘟着小嘴说道。
 
  「我才不怕呢,人酒后乱性都不判强奸罪,哥这会是酒后吐真言,更不怕了。」 我坏笑着说道。
 
  「那我可要小心点喝酒了,外一喝醉了,被哪头狼给抓了去,到时吃了亏还 说不清楚,岂不是亏大发了!」说完,小夏捂着嘴笑着。
 
  「没事,哥保护你!他谁敢!」说完我便往小夏跟前坐了坐,双手各放一肩, 用最犀利的眼神看着她。
 
  小夏看着我放在肩膀上的手说:「谭歌,你确定你是在保护我?」两个大眼 睛闪的美极了,眼神里有了我看不懂的东西。
 
  「恩。」我很坚定的点头说。
 
  「但是我现在打算改主意了!」我在恩完一秒之后又说一句。
 
  「什么?」小夏抬起头好奇的问。
 
  「我打算监守自盗!」说完了我还乘机把放在小夏肩膀上的拇指动了下。 
  「还吃我豆腐,你得罪证又得再加一条了,按照我们那里的规矩,你现在得 枪毙四十七次!不得假释!」小夏也开起了我的玩笑。
 
  「你们那里的法律好完善额,也不知道强奸罪怎么判?我怎么感觉我现在充 满了对犯罪的渴望!」
 
  「那我得救救你了!其实我卸妆之后,丑到我自己都不敢照镜子!」小夏故 作认真状。
 
  「这么烂的招你都用!看来我也是没得救了,我准备犯罪了!」说完我便把 嘴凑到了她的唇前,看着她的眼睛,等待着那汪清水告诉我答案。
 
  小夏向后闪了点说道:「谭歌,别开玩笑,我哥在呢!」
 
  「我很认真,小夏,做我女朋友好吗?」我看着她说道。
 
  小夏没有回答,一抹绯红飞上脸颊,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神里满是惊喜。 
  我也没再多说,顺势便吻了上去,小夏半开的嘴,没有合上的意思。薄薄的 嘴唇微微有些凉,牙齿开着很小的缝隙阻碍着我的舌头,我只能用我的牙齿轻咬 她的嘴唇,像是在乞求那条香舌来与我互动,终于牙齿的缝隙中溜出了一条小鱼, 我们交缠着,相互滋润着,那是多么柔软,灵巧的一条舌头,我能感觉到她香舌 传递出的渴望。我的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放在了她的胸口,刚还没把手心焐热,小 夏已经收回了她的嘴唇。
 
  「你可真坏,这么多人,羞死人了!」小雨整理了下被我抓乱的衣服。
 
  「有点情不自禁嘛!再说,一个都不认识,怕啥!」
 
  「我哥在呀!看见了多羞人。」小夏说道。
 
  「你哥已经走了,我给他发的短信!」我略带歉意的说道。
 
  「我哥也太过分了,就这么把我卖给你了,回头找他算账!」小夏嘟着小嘴 说道。
 
  「哪有卖给我呀,他只是信任我而已,知道我肯定辜负不了你么,」
 
  「你都坏死了,我看你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大色狼。」
 
  「嘿嘿,这点我不反对,我的确在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就被你吸引了,谁让 你那么美的。」我继续贫着。
 
  「好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该做酒后的事情了。」我坏坏的看着小夏道。 
  「真不要脸,我才不跟你走呢,我今晚自己开个房子睡!」
 
  酒店很快就到了,房间很整齐,装修的很精致,不是很强的灯光让房间显得 优雅舒适。
 
  「房间不错!」小夏点头赞许。
 
  「我也觉得不错。」
 
  「关你什么事呀,好了!谢谢你送我到这么好的酒店,那么你可以回家了, 小女子要洗澡就寝了!」小夏装得很认真。
 
  「什么?啊?啊哦,头好晕啊,我已经喝醉了,好难受啊。」说罢我便向小 夏的方向倒了过去,顺势压在了床上。
 
  看着忽闪忽闪的漂亮眼睛,我又情不自禁的说了声:「你真的好美。」尾音 还没彻底离开嘴边的时候我已经吻在了那两片薄唇之上,和刚才是一样的味道, 不一样的是那股热情,她喘着粗气,脸上的绯红也在慢慢的扩大,我放在她腰上 的手也感觉到了温度的提升,我将背心往上推了推,没有太留恋脊背带给我的光 滑,我的手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她的抹胸成了我最大的敌人,我快速拿下,右 手抓在了她又挺又圆的胸上,左手也来到了她的短裤后面,说实话,手感真的不 错,她的屁股很翘,又很圆,弹性十足,就像小一号的篮球,我放肆的捏着。 
  嘴里湿润的舌头,手里软滑的胸和圆润弹手的屁股,这样的刺激让我兴奋, 棒棒早已悬空,顶在她的小腹上。她也很享受我们的接触,迷离的眼神看着我的 眼睛,双手也在我宽阔的背上摸着,嘴里不时的发出一声低吟,虽然小腹被巨物 顶着,但依然用力往我身体里靠着。
 
  「宝贝,你的嘴真香。」刚分开了嘴我便奉上了一句发自心底的赞美。
 
  「讨厌,哦……」随着我手上力度的增加,小夏又是一声低吟。
 
  我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床上,将手里的酥胸送入嘴中,粉粉的乳头看起了好嫩, 我用舌头打着圈刺激着它,右手抚摸着她那完美到极点了的腿,她的皮肤简直太 棒了,用吹弹可破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并且大腿与小腿的比例甚是完美,肌肉紧 致,像块白玉,无一点瑕疵。她用一只手轻轻地放在我的头上,另一只手摸着我 的肩膀,时不时的拉下我球衣的一角,我领会了她的意思,抬手便把球衣拽下, 结实的6块腹肌暴露在小夏的视线里。
 
  「哥哥,你的身材真好!」小夏终于夸赞了一回我,说完用她那芊芊玉指摸 了上来。
 
  「你的身材更好!哥哥没见过谁的身材能比得过你的,电视里都没有。」 
  「真会骗人,色狼惯用伎俩!」小夏奶声细语道。
 
  说着话的时间,我的手已经抓在了小夏短裤的两端,小夏自觉得把屁股抬起, 我的视线与短裤下移的速度同步,期待已久的小内内,终于露了出来,米色的小 内裤镶嵌在两腿之间,小夏害羞的夹紧了双腿,我伸手想要分开,却明显感觉到 了阻力。
 
  「小夏,放松点嘛!」
 
  小夏没有回答,只是嘟嘴摇了摇头!
 
  不知是情人眼里出风景呢还是怎么的,看着两条光溜溜的美腿下竟然还配着 一双粉色的跑鞋,上身的紧身背心依然健在。
 
  非但不觉得不妥,反而感觉又是一种别样的美!
 
  鼻子凑到了运动鞋口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我伸出舌头,轻轻的落在了玉 感十足的小腿上,小夏下意识的缩了下腿,我继续着我的开垦,一路又吻又舔, 小夏夹紧的双腿,随着我舌头的上移渐渐失去了力量,光滑的大腿反射着壁灯的 光,又是一道夺目的风景。
 
  吻着她紧致的大腿,忍耐着那光滑带给我的刺激,小夏终于放松了,因为我 发现她的两条腿已经完全的落在了床上,任凭我的眼神落在双腿之间的缝隙,内 裤的低端已经被渗湿,我凑到了跟前,吻了上去,小夏张大了嘴巴,深吸了一口 气,眯着双眼看着我的动作。
 
  「哥哥,别,别这样好吗,脏!」小夏勉强挤出这几个字。
 
  我没有说话,停止了亲吻,将小夏的内裤拨到了一旁,几根稀稀落落的阴毛 露了出来,两片粉嫩的阴唇上湿哒哒的,薄薄的阴唇下边,已经积了一堆花露, 我没再犹豫,舌头开始进攻,刚碰到阴唇小夏就抖了一下,然后我整个含住,从 下往上舔去,每次划过阴蒂,小夏时而轻颤,时而低吼,时而大口喘气。渐渐的 我加重了对阴蒂的攻势,小夏呼吸的频率明显加快,双手抱住了我的头,朝着自 己的方向微微按了些力量,伴随着我卖力后的汗水和一声放肆呻吟,此时的小夏 已经完全投入,没有了刚才的陌生和羞涩,一脸的幸福与满足。
 
  「谭歌你好厉害!」依旧莺声燕语。
 
  「舒服吗?」我轻声问道,并直起了身子。
 
  「舒服,特别舒服!哎呀,你看看你都成这样了,该我伺候你了!」看着我 顶起的球裤,小夏跪了下去。
 
  她抓住我膝盖旁球裤的角拉了下去,帐篷得前端已经湿了一个圆圈,她用她 葱白一样的手指,拉下了我的内裤,肉棒被内裤带着压了下去又忽然弹起,差点 打到了小夏精致的鼻子。
 
  「谭歌,你的好大。」说罢玉手已经开始温柔的揉搓,眼睛一直都没离开肉 棒半分。
 
  「喜欢吗?」我问。
 
  小夏没有回答我。
 
  因为小夏的嘴已经套在了我的龟头上面,香菇似得龟头把小夏漂亮的嘴唇撑 了开来,口红没有涂到的嘴唇也露了出来,性感极了。
 
  舌头在马眼边不停的打转,舔几下就深深的吞吐几次,波波波的声音特别的 好听,细腻软滑的舌头不断的吞吐着我的肉棒,她也不时用她魅惑的眼神与我互 动,小夏很认真,嘬得我骨头都开始酥了,我抓住了小夏的头打算制止她,可当 手抓住小夏柔软头发的同时,却加了点力量往肉棒的方向送,小夏没来得急收力, 龟头差点就进了喉咙,小夏轻呕了一下,但并没有吐出肉棒,自己又努力的往喉 咙里塞了下,还是没有成功,但在尽情享受冲击的我却知道,该停了,再不停非 得缴枪不可!
 
  我拔出肉棒,小夏抬头紧张的问:「怎么了,弄疼了吗?」
 
  「没有,舒服极了!」说罢我便将跪着的小夏扶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我们都知道是时候了,我们激烈的拥吻着,小夏分开了双腿,我拿着肉棒对 着自己湿润的洞口轻轻插入,欧……我低吼一声,阴道把我裹得好紧,整个肉棒 被各种湿润的细嫩包围,小夏眯着眼睛,嘴巴张的很大,芊芊玉手抚摸着我的腹 肌。
 
  「谭歌,你稍微轻点,你的太大了,有点疼!」
 
  「恩,没问题!」说完便轻轻动了几下腰。
 
  「哦……谭歌」
 
  我继续慢慢的插着那个水潭,为什么叫水潭呢,因为我每次拔出的时候,肉 棒总能带出些许水来,无一次例外。
 
  「谭歌,好舒服,可以快一点。」小夏很享受。
 
  我加了一点速度,小夏继续用她销魂的声音激励着我,每次都能插到小夏的 花心,也每次都能听到小夏放肆的呻吟。
 
  「啊……奥……好爽啊哥哥……小夏爱你!」小夏忘情的表达着。
 
  「真爱吗?」问完就是一记全力重击!
 
  「啊!……真的,真的爱……嗯……好舒服。」
 
  我又是狠狠的几撞,床单下已经有了一滩印迹。我的手也伸出狠狠捏着背心 下的乳头,小夏已经开始大口的呼吸了起来,汗水流的满脸都是,脖子胸口都看 着湿湿的,更加诱人美丽。
 
  「哥哥啊……好舒服的……再快一点好嘛?我快来了……」
 
  「不行,求我才行。」死撑的我还不忘调戏调戏小夏。
 
  「哥哥,求求你好嘛?给人家,啊……给小夏最好的好嘛?」
 
  「给什么?」我坏笑「给肉棒!让肉棒狠狠的……插我,插坏我,求求…… 嗯求哥哥了。」
 
  常年打球,腰上的力量甚是了得,我把重心下沉了点,所有的力量都用在腰 上,每次都是全力的一撞,一次快过一次,一次狠过一次,小夏花枝乱颤,张开 的嘴巴再没合住,啊啊啊……的大叫着,我抽插的更快了,从小夏抓我腹部的力 量告诉了我她要来了,我保持专注,快速的冲击着她的花心,每次都准确无误, 淫水已经流的我满腿都是,我也到了冲刺的时候,抓住小夏的大腿根,疯狂的刺 入拔出,肉棒越来越热,小夏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我一声低吼,一股热流直奔花 心,伴随着小夏一阵颤抖,一声满足的嘶吼,又一股热流喷洒到我的龟头,我的 骨头彻底酥了,那种直入心脾的舒服,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我们瘫软在泥泞的床上,互相看着对方,感受着爱意得回荡,我轻轻吻了下 小夏红红的脸颊。
 
  「小夏,我爱你!」
 
  「我也爱你!」
 
              ————本章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9-15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