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风雨情缘](第四部)(07)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四部)(07)作者:林笑天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3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真。妖王印
 
  宁楠粗重地喘息着。即使身负冠绝神州的破法叱目,可黑白郎君带来的压力 太大了,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任何一个闪失便要被重创。她也知道,这还是卫无 涯多多少少留了手。
 
  千钧一发之际再度闪过黑白双剑如剪刀般的绞杀,宁楠强提一口真元,右手 颤出一片光影,连珠八十一箭射出。
 
  箭光如雨,卫无涯也不敢硬接。他双肩摇动背后长出一黑一白两只翅膀,虚 空中彷彿出现一片混沌的空间,令碧玉箭失去了锁定的目标。他明明在那里,却 又好像不在那里。宁楠的瞳术冠绝神州,可若论遁术阴阳门里怕无出卫无涯之右。 
  卫无涯背着双手笑道:「不再使那劳什子的妖王印了?这一次进步很多。不 过你和林小子一样,都是宁折不弯。有时候即使性命交关的时刻,也不妨试试一 张一弛。阴阳门的道术可不仅仅只有进攻。」
 
  宁楠若有所思,心里更是浓浓的疑虑,这位师祖究竟心里打的是个什么主意? 若说林风雨出世之前,卫无涯还是把延续阴阳门道统的希望寄托在魔界身上情有 可原的话,那么知晓阴阳门有了林风雨与宁楠两位绝世的传人之后,他依然一心 相助魔界,甚至下手更加狠辣实在有些怪异。——不错,除了对宁楠稍稍留了手 之外。
 
  魔尊至今未再现身不知踪迹,魔界能一举打破魔岛封锁,全赖卫无涯一身修 为勇不可当。此后魔军一路均由这位大护法指挥,死在他手上的神州修者不知有 多少,难道他对神州的憎恨到了这等刻骨铭心,不死不休的地步么?又或是打着 什么不为人知的算盘?
 
  扶语嫣小心地压制住体内的磅礴真元,身周亮起的白光极为不俗,只是乱军 之中谁又会去关注?她并非冲动无脑之辈,以为晋陞元婴巅峰便能为所欲为。在 这混乱的战场,连谷元真人都危机四伏,何况她这个刚晋陞的?
 
  细细打量战场形势,神州七真人遭遇围攻,不过七人修为极高,虽是左支右 拙狼狈不堪,又存心採取守势拖着魔宗护法,一时半会儿不致落败。宁楠的对手 是黑白郎君,想不到楠楠的修为战力如此可怖,竟然打了个有来有回。退入出云 山的神州大军这边则是一片腥风血雨,啸天玉芒无人能敌,魔界大军拉开阵势, 在两大魔头带领下肆虐。
 
  扶语嫣判断形势:神州八真人暂时无忧,真正的难题反倒是普通修者退入大 阵之后,他们又该如何安全撤退。不过眼下还顾不上这些,啸天与玉芒对天盟大 军的威胁实在太大了。
 
  扶语嫣握住的双拳里,掌心全是汗水,小风啊,若是你在这里,会怎么做呢? 脑海里全是那个男人的影子,鬼使神差地悄悄潜至后军,混入正转身迎敌的最后 一排修者中。
 
  此前神州修者的阻挡只是稍稍延缓了魔军逼近的脚步,两军之间的距离不过 十里。扶语嫣的混入没有引起任何注意,立在他身旁的修者冷汗滴落如雨,可脸 上狰狞凶恶不减,夹带着恐惧的表情更增添了几分狠厉。
 
  和自己一样,这些都是在拚力守护神州的力量。他们分属各个不同的门派势 力,或许平日里为了争权夺利斗得你死我活,可到了神州生死存亡的一刻却又放 下芥蒂携起手来,神州人终究还是可爱的。
 
  扶语嫣胸中猛然涌起八分豪情两分温柔,在义无反顾扑向黄泉死路的修者群 中,在绝望的人群里。或许自己的加入可以多救下几个人呢?小风啊,你不是一 直在这么做么?你在的话,也一定会这么做对吗?
 
  刚扑上去的一排修者很快便一个不剩,有些爆成一团血雾,有些身体断成几 截从空中飘落,有些屍身仍然完整,却彷彿被抽空了生命。
 
  新的一排修者已然启动,提速,冲锋。扶语嫣混在人群里跟随前行,暗暗凝 聚着真元。
 
  冲锋的人群修为有高低,互相之间很快就拉开个了距离。冲锋在前的没有丝 毫减速,他们知道在魔头凶威之下甚至难有第二击的可能,只能拼尽全力一击, 希望能给魔界大军最大的杀伤。
 
  冲在最前的是正天阁一名元婴初期修者,他咬牙切齿地祭出全身法宝,连连 施展身法躲开魔军的轰击,心头早已打定主意,身上法宝尽出之后便冲入魔军中 自爆元婴。
 
  近了,离魔军更近了,离自己死亡的末路也更近了。仅余的五里距离便是自 己一生中将走完的最后一段路……
 
  猛然间一道刺目的白光从身后爆出,那白光势若雷霆毫不留情将他甩在后面。 白光包裹中的美貌女子忽然化作天狐之形,向前递出的利爪爪尖冷凝出三点黑漆 漆的星光。两只利爪上无数符文流淌,组成两道形如苍龙的符文带,彷彿两条被 锁住的巨龙正挣脱束缚即将咆哮而出。
 
  扶语嫣双爪在面前平举一挥,两道黑线迅速延展一眼望不到边际。登~~~~, 彷彿寺庙中沉重的古钟发出的梵音,战场中的喧嚣尽归虚无,只剩下这一声庄严 厚重的声响回音缭绕。
 
  冲锋在最前的魔军被一股大力牵扯,不受控制地加速飞向黑线,随即被毫无 阻滞地一切两段。扶语嫣身形不停,六条狐尾从身后倒卷而出,如同六座大山呼 啸着向魔界大军阵中砸落……
 
  魔军所向披靡的攻势为之一停,狐尾的砸落更引发了一片骚动慌乱。扶语嫣 来得隐秘,啸天与玉芒也毫无准备。甚至一条狐尾扫落的地方正冲着玉芒而来, 威势赫赫,老魔措手不及也不好硬接,只得手忙脚乱地抛下身后的魔军闪身躲过。 
  丢了一个大丑,玉芒怒不可遏抬手打出三道青光直奔扶语嫣,与此同时一声 如雷霆般的大喝盖过天狐利爪黑线的梵音,喝声甚至在空气中凝出一个可见的球 体,向扶语嫣袭去——佛音说法,声如雷震!
 
  扶语嫣刚晋阶元婴巅峰,手上没有趁手合用的法宝。好在天狐肉身坚逾法宝, 她不退反进迎向狮子吼音波,六条狐尾一卷困住音波,翻身探出利爪向三点青芒 抓去。
 
  青芒看着如米粒之珠不起眼,抓在利爪中却产生一股奇大的力量,扶语嫣胸 口如遭重击被打得远远飞去。被包裹在狐尾中的音波猛然炸裂发出一声闷响,音 波虽消散无形,六只狐尾亦是被一股气浪沖开,如同鲜花绽放。
 
  扶语嫣连连旋身卸去力道,飘飘然稳住身形,抬手抹去嘴角边的鲜血歎了口 气道:「以一敌二真是不容易。」念起林风雨昔年在魔岛的做派,又泛起一丝微 笑指了指黑线道:「越此线者死。」
 
  天盟又现元婴巅峰高手给战局凭空添了不少变数,想要退入出云山的大军再 也不是任人宰割。啸天抬起手止住魔界大军前进的步伐,他知道这种妖族高手天 生具备不俗天赋神通,战力比起同阶人族来要高上一线,即使是刚刚晋阶元婴巅 峰也不容小觑。扶语嫣的话对他二人当然不起作用,不过换成一般的魔军,恐怕 都受不了那道黑线的可怖杀伤力。如今趁着以二敌一,若能杀了扶语嫣可比剿灭 剩余这些神州大军要来得重要的多。
 
  宁楠张开冰晶双翅避开黑白双剑,出云山处的异象也引起了她的注意,百忙 中回眸一望又惊又喜:「语嫣姐姐。」不过也看出扶语嫣的状况不怎么好,啸天 与玉芒任何一人战力都在她之上,以一敌二更是落尽下风,只是凭借天狐肉身的 坚硬与来去如风的速度游斗支撑。
 
  天盟绝大多数修者都退入了出云山,只是八大真人加上扶语嫣还被围困在外, 又落入全面的下风脱身极难。原本按照计划是待战略目标完成后便分散逃生,各 安天命。
 
  如今扶语嫣突兀出现情况有变,或许有新的办法值得一试。八大真人都是神 州的大腿级依仗,能多避免损伤陨落一位,便是保存了一份强大的力量。宁楠沉 吟至此也不犹疑向扶语嫣全速飞去。
 
  如此做法原本大不妥当,能和扶语嫣合力一处看似增强了力量,可身后还有 个黑白郎君卫无涯,你合他也合,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不过宁楠心中另有盘算,一边全力飞行一边高喊着:「扶姐姐!」
 
  扶语嫣心思一动,丢下啸天与玉芒也转向宁楠处飞来。
 
  宁楠取出一物向扶语嫣抛去,随即顿住转身,手中又是箭如连珠朝卫无涯射 去。
 
  天狐速度迅捷无伦,啸天与玉芒难以追上。扶语嫣接住宁楠抛来的物事只觉 手中一沉,正是一面小小的印子。
 
  不及细想,扶语嫣运起真元沉入法宝中,只觉这法宝竟无一缕神识竟是个无 主之物。更为神奇的是,这只威力巨大的法宝对扶语嫣并无一丝一毫的排斥,几 乎在真元沉入的同一时间便认主。
 
  背后二魔追得甚急,扶语嫣不及细想立刻向空中祭起。小印迎风而涨化作一 面书桌大小的大印,鲜红的宝光色彩熠熠生辉。
 
  万兽咆哮之声响起,天狐虚影当先升起,张牙舞爪,狐目瞇起龇出尖牙,背 后九只笔直竖立的狐尾如九座连绵高山,又如九柄指天利剑。巨蛟,青鸾,灵龟, 火狮,月狼,狻猊,神獒,大鹏,古榕虚影随之浮现。十道妖王虚影凝若实质, 凶焰滔天。
 
  正是妖族镇族之宝妖王印!
 
  扶语嫣春葱般的玉指一点,腥风呼啸席卷而过,十方妖王咆哮崩腾夹杂着金 木水火土风雷诸般神通,竟带着天地质朴的五行法则之力。
 
  比起宁楠使用妖王印,扶语嫣祭起之时威势更甚之外,还带有了强大的法则 之力。妖王虚影前行之势如千军万马铺天盖地,直扑啸天与玉芒。
 
  黑白郎君心中一跳,弃了宁楠向着二魔疾飞而去,同时朝着正欲抵禦的二魔 狂吼道:「蠢货,闪开!」
 
  二魔同时亦感受到莫大危机,数十件防禦法宝打出刺斜里远远飞遁。那些防 禦法宝各自不凡,却在十方妖王虚影中瞬间化作飞灰。
 
  二魔心中大骇,紧盯扶语嫣,不知这恐怖的妖王印将向谁追击。
 
  宁楠见妖王印一击奏效威力无穷,忙护卫在扶语嫣身边不让虎视眈眈的卫无 涯有机可趁。
 
  扶语嫣升空而起,双掌掌缘并拢,十指微屈如一朵盛开的鲜花,掌心同捧妖 王印。此刻她犹如掌控着命运大印的女神,飘然若仙,却又威严无端地大喝一声: 「有苏不言,纳命来!」
 
  刻画着十方妖王的印底朝着正与神州七真人鏖战的魔界大军,真元朝着妖王 印磅礴涌入,十方妖王虚影并未追击啸天玉芒,而是呼啸着直扑有苏不言。这一 击再无任何情面,这一击,向世人宣告恩断义绝,从此便是生死仇敌。
 
  妖王过处,寸草不生。挡在行进路上的魔军灰飞烟灭。
 
  有苏不言目瞪口呆地望着恐怖的妖王印。神州世界最瞭解妖王印的本是他, 可也实在不比其他人多上多少。
 
  玉面童老皱紧了眉头,心思电闪之下只觉这一击势不可挡,强行吃下来实非 良策。至於魔宗十大护法与有苏不言若是联手自然不在话下,只是一个元婴巅峰 的扶语嫣出现不在预料之内。这倒也罢了,偏偏还多了个妖王印,这可不是掌在 宁楠手中时那个别彆扭扭,不伦不类的东西,此刻的妖王印堪称货真价实威力无 穷。
 
  心有不甘地望了望被围困的谷元真人等人,这一战原本有把握至少留下八真 人中的一半,多了这么个变故,可就难说的很了。
 
  妖王印是冲着有苏不言去的,但是这等顶级法宝的威力波及范围极广,谁也 不愿稍受波及,只得纷纷散开。神州七真人哪能放过这等机会,七人聚集之处如 同半空中爆开朵烟花,七道流光如流星般四散飞起向出云山奔逃。
 
  死里逃生,纵是七名真人也不由得心里乐开了花。在妖王印的威慑之下,魔 宗护法也不敢轻举妄动。看扶语嫣操控法宝驾轻就熟的模样,谁也不愿这时候引 火烧身。只能远远的祭起法宝向扶语嫣攻去。
 
  扶语嫣借助妖王印耀武扬威,眼看着便能掩护七真人退入出云山大阵,她和 宁楠也可安全返回。可是异变陡生,正对着有苏不言穷追不舍的妖王印像是断绝 了燃油的汽车一样毫无徵兆戛然而止。而扶语嫣双目一闭失去意识般从空中落下。 
  妖王印威力无穷,可同样需要海量的真元。短短一瞬的攻击便将元婴巅峰的 扶语嫣真元耗尽……
 
  身侧的宁楠反应神速接起扶语嫣掉头便跑,可惜卫无涯就像早料到这一刻一 般,身形一晃挡在二女面前。对宁楠或有稍许留手,但扶语嫣可就没了这般待遇。 他抬手就是一记黑白双剑直奔扶语嫣要将她斩做两截。
 
  不仅如此,魔宗护法们的反应也不遑多让,几乎同一时刻数般法宝便向着宁 楠打来。
 
  宁楠心中连连叫苦,不想扶语嫣偏偏这时候支持不住,魔宗护法们又呈合围 之势,难道大劫难逃?
 
  危急时刻一道金光闪过,慕容千罡全身蒙上一层金色的铠甲,如同金甲天神 般挡在宁楠身前,硬吃一记黑白双剑。宁楠清楚听见一声夹杂着剧痛的闷哼声, 随即慕容千罡身形消失又挡在身后……
 
  宁楠没命地抱着扶语嫣向出云山奔逃,原本深恨的人偏偏让她鼻子一酸。她 体会到林风雨之前时常有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更有两难的抉择……
 
  几乎是撞进了出云山里,回眸望去只见慕容千罡一身金光尽散,五十余朵罩 下的金莲正罩着他的身体徐徐返回出云山,只不知是死是活……
 
  「出云山一战天盟战损达三成。七名真人个个带伤,其中端木恩赐与天机子 两位短期内必须闭关修养,慕容千罡伤势最重,连喷两口本命精血,丹田尽毁, 月华姐姐正在尽力救治。推断即使保下命来,最好也是修为尽失的结果。语嫣姐 只是真元损耗过大,倒没什么大碍,修养一阵即可。」
 
  南宫紫霞将出云山战况细细说与林风雨知晓,又道:「冰姐姐说,慕容千罡 临行前曾求夫君放过慕容世家一条传承,她没答允,如今你看……」
 
  林风雨摇了摇头咬牙道:「让语嫣做决定罢,我做不了主。」
 
  南宫紫霞点了点头道:「无论如何这也算是个不错的结果,出云山和望天梯 这里先后站稳了脚跟,当是可以稳守一段时日以待良机。只可惜语嫣姐醒来的时 候,咱们不在……」
 
  林风雨也是极为遗憾,不过只要她醒来,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呢?定了定神又 道:「魔宗那边怕是不会那么轻易罢休吧?」
 
  南宫紫霞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道:「当然不会,有人传讯给我说,出云山一 时半会儿攻不下,可是魔宗实力却有余,与其耗在出云山不如派来增援碧云宗。 玉面童老,帝刀霸剑,天鹰圣者,福天应已领军开赴出云山,趁着云宗主重伤之 际准备会同鬼军一举拿下望天梯。同时玉芒领军前往崑崙山,要乱天盟军心。呵 呵,好毒的伎俩。」
 
  林风雨眉头紧紧皱起道:「谁给你的消息?可靠吗?」
 
  南宫紫霞眨了眨媚眼道:「你猜猜?」
 
  林风雨思索一阵,露出和爱妻方才一般古怪的神情道:「岳翎?」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9-15更新.